设为PT老虎机论坛 |

网站导航  

您当前的位置是: PT老虎机论坛» 大学时代»

相关新闻

自是人间惆怅客 ――纳兰容若

作者:张霄远 杨文青 于杰 文章来源:新闻网 更新时间:2017-12-28

忙里抽闲,翻开书架上那本尘封已久的《纳兰词》,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关于纳兰的简介,我仿佛看到了,那个充满传奇充满惆怅,那个才华横溢犹如山间满月,身处繁华却又不贪恋富贵权势的文人,纳兰容若。

幼有词才

纳兰容若,又名性德,纳兰氏是满洲正黄旗,父为一代权臣纳兰明珠,母为英亲王阿济格第五女,自小就家世显赫。天下的父母都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,而名字,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第一个祝福,纳兰明珠用“成德”(后改为性德)二字命名,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大后成为一名君子,纳兰倒是一点也没辜负父亲的好意,不虚为一代“浊世翩翩佳公子”。在父母的严格教育下,幼年时的纳兰已经显露诗词天赋,十岁时便作了第一首词《一觚珠·元夜月蚀》:

星球映彻,一痕微褪梅梢雪。紫姑待话经年别,窃药心灰,慵把菱花揭。

踏歌才起清钲歇,扇纨仍似秋期洁。天公毕竟风流绝,教看蛾眉,特放些时缺。

虽然后来有人怀疑此词并非真为十岁纳兰容若所写,但是在那些言之凿凿的史料记载中,却是对十岁成诗这一事件的大肆描写,一定意义上,这也是对纳兰从小聪敏,记忆力佳的一种肯定吧。

康熙十二年,纳兰容若十九岁。在十九岁之前,容若一直过得顺风顺水,自幼饱读诗书,文武兼修,十七岁进入太学,深得国子监酒徐文元的赏识,十八岁顺利通过顺天府的乡试,谦谦君子温文儒雅的他,在十九岁轻松考取了在苏洵眼中“莫道登科易,老夫如登天”的举人,所有人都羡慕着这个公子。但人生在世,不如意十常八九,天之骄子纳兰容若在十九岁准备参加会试的时候,突发寒疾,于是没能参加那一年的殿试。在此后的两年里,纳兰容若落得清闲,研读古籍并主持编写了第一部儒学汇编——《通志堂经解》,他写了几首《采桑子》,似一人间闲客般畅游词海,可我还是能从他的词里读出纳兰的郁郁寡欢:“桃花羞作无情死”,纳兰眼中的羞涩、落寞的桃花莫不正是活生生的自己。

一生一代一双人

除了才情,想到的更多的是容若的痴情。纳兰容若有一个青梅竹马的表妹,据说这个表妹才貌双全,在电视剧《康熙秘史》上记载,这位小表妹全名叫做“纳喇惠儿”,惠儿在纳兰家长住了一段时日,容若对这个小表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,在此后的一段岁月里,小表妹坐在书房里温习功课,容若在室外习武。小表妹一天天长大,他们之间的感情也渐渐成长着,他们约定着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可长辈们却是另一番打算,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他们被长辈叫走,那时候他们终于明白了现实的残酷,相爱却不一定相伴。

“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。相思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春。浆向蓝桥易乞,药成碧海难奔。若容相访饮牛津,相对忘贫。”诉尽几许痴情,几许无奈,几许思量,他对表妹的一份痴情,并没有因为伊人的离去而消散在风雨里,反而因为风雨愈演愈浓。到了容若该成婚的年纪,他按照家里意愿娶了两厂总督卢兴祖的女儿,妻子卢氏以她的温柔婉约,宽宏大度再次唤醒了沉睡的他,渐渐的一颗心如沐春风,两人花前月下,你侬我侬,诉不尽柔情缱绻,奈何天妒良缘,这段幸福的时光,只有三年而已。

妻子的逝去让容若的心再临风雨,“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。杯酒莫惊春睡醒,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”阵阵的心痛,泪噎却无声,慧极必伤,情深不寿。

不是人间富贵花

康熙十六年,纳兰容若步入仕途,他凭借显赫的出身以及文武双全的才华,成为一名乾清宫的御前侍卫,可皇上身边的人五分阿谀五分谄媚,纳兰容若根本不屑谄媚主上、见风使舵,他骨子里继承的是先辈们马上打江山的豪迈!

纳兰容若跟随康熙北上南巡,除了保护皇上,更多的则是见证了塞北风光,作了不少塞外诗词。“山一程,水一程”这一年,纳兰容若随皇上北上,第一次见到了塞外呼啸的风,塞北的风光在纳兰的心里激起了涟漪,他的词风从清丽变得雄浑,豪迈磊落。

纳兰一向厌恶官场生活,但是,当理想与现实冲突时,委屈的往往是理想。来自世俗的种种束缚,仿佛千斤重担压的纳兰喘不过气来,无奈却悲愤化为一句“不是人间富贵花”。康熙二十四年暮春,容若抱病与好友一聚,一醉,一咏三叹,七日后便溘然长逝。

纳兰的一生短暂却光辉,来于世,却不被世俗所侵,王国维有评——“北宋以来,一人而已!